<sub id="brzvn"></sub>
      <sub id="brzvn"></sub>

      <sub id="brzvn"></sub><sub id="brzvn"></sub>
      <sub id="brzvn"></sub><address id="brzvn"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brzvn"></address>
        晉城原創音樂聯盟

        史上最賺錢娛樂產品竟是一部音樂劇

        北京國際演藝聯盟2021-05-17 16:25:02


        《獅子王》中這樣表現獅子:頭戴面具的演員,站立時表現獅子的平常狀態,當他們上身前傾,獅頭面具向前伸出,變成兩只雄獅兇猛對峙。(迪士尼戲劇集團供圖/圖)


        百老匯音樂劇《獅子王》的全球票房總收入超過72億美元。超過《星球大戰》7部系列電影票房收入的總和,也把世界票房最高電影《阿凡達》的28億美元遠遠拋在身后。這靠的是一場一場地演、到二十多個國家演,至今演了近19年。


        本文首發于南方周末

        微信號:nanfangzhoumo


        清亮高昂的南非祖魯語吟唱拉開了百老匯音樂劇《獅子王》的序幕。樂池里伴奏聲起,舞臺深處一輪巨大的紅日躍出地平線,稀樹草原上,百獸從四面八方涌向榮耀石。

        這和1994年動畫片《獅子王》的開場敘事一模一樣。不過在劇場里,除了舞臺兩側,演員扮的大象、斑馬、羚羊、犀牛還從劇場后邊穿過觀眾席的兩條過道走向舞臺,“動物們”和真實動物差不多大,所過處一片歡呼驚嘆。頭頂傳來的伴唱聲又引得一樓觀眾扭身抬頭,去看站在二樓坐席里盛裝歌唱的演員。

        1621個座位的明斯科夫劇院里,就像是搬進來一場微型的狂歡節巡游。

        2016年3月16日晚上,《獅子王》在百老匯演出了第7628場。2006年,這部劇從紐約曼哈頓西42街的新阿姆斯特丹劇院搬到百老匯1515號明斯科夫劇院,演出至今。之前它在新阿姆斯特丹劇院連演了9年——每周演六天,周一休息,周三和周六各兩場,其他時候一場,總共八場演出。到2016年11月,《獅子王》將演滿19周年。

        “你們應該有這出戲!”迪士尼戲劇集團總裁、《獅子王》的制作人托馬斯·舒馬赫十分肯定地對南方周末記者說。

        普通話版的音樂劇《獅子王》已經在路上。2016年6月16日上海迪士尼度假區一開張,在迪士尼小鎮里的華特迪士尼大劇院,《獅子王》就要開演。和在百老匯一樣,每周演六天八場。

        “你們國家投入這么多,迪士尼也投入這么多,建了這么大型的樂園……你還沒去過嗎?你會傻掉的。”舒馬赫表情有點夸張。為了普通話版《獅子王》的工作,他已經跑了好幾趟尚未完工的上海迪士尼度假區:“迪士尼的主題樂園我去過至少5家,沒有一家能跟這個比,沒有。上海這一家太美,太講究,味道特別對。你會覺得它特別迪士尼,同時又會很熟悉,很舒服。我們的使命是給大家最精彩的迪士尼,而這部劇是上海迪士尼的一部分。”

        但是百老匯這種一個劇目日復一日連演十幾年的形式,在中國從沒發生過。“這是一場冒險,它能演多久,我不知道。”舒馬赫說,“即使在世界巡演了千百回,舞臺帷幕開啟那一刻,我在座位上還是會緊張冒汗,想知道觀眾的反應。”

        1
        《獅子王》把《歌劇魅影》踢下寶座
        《獅子王》1997年11月13日開始在百老匯正式上演。2012年4月,復活節假期后,它在百老匯的累計票房收入達到8.538億美元,超過《歌劇魅影》的8.531億,成為新的百老匯冠軍。2013年10月6日,它成了第一部累積票房收入過10億的百老匯劇目。

        在百老匯持續演出最久的音樂劇榜單上,《獅子王》目前排第三。頭一名是音樂劇大師安德魯·勞埃德·韋伯的《歌劇魅影》,從1988年1月26日起在曼哈頓西44街的Majestic劇院首演,到2016年3月27日,演了11718場;第二名是1996年11月首演的《芝加哥》,演了8043場。

        論票價,《獅子王》在百老匯屬中等水平——125美元到199美元(上海的普通話版,票價在旺季及節假日為290-1000元人民幣,淡季工作日為190-900元)。尤金·奧尼爾劇院上演的音樂劇《摩門經》,最高票價477美元。所以《獅子王》躍居票房榜首,主要靠持續的滿場或近乎滿場——上座率低于八成的情形,過去十幾年都屈指可數。

        “百老匯現在有我們兩部戲:《獅子王》演了超過18年,《阿拉丁》兩年多。還有兩部戲在美國巡演。但在全球,今晚有我們出品的19場演出,”迪士尼戲劇集團海外演出業務戰略總監費利佩·岡巴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“在伯明翰、東京、漢堡、倫敦、馬德里、斯圖加特、大阪、墨西哥城……《獅子王》的下一步就是上海。我們最大的業務是在全球,可惜美國的媒體根本不懂這些,他們眼里只有美國。”他半開玩笑地抱怨道。

        《獅子王》收入的大頭在百老匯之外。迪士尼戲劇集團至今一共出品過24個制作版本的《獅子王》,其中6個制作版本連續上演超過10年,眼下正在上演的有9個版本,使用英語、德語、日語、西班牙語四種語言。費利佩·岡巴負責所有海外版本的工作。

        2014年9月,《獅子王》的全球票房總收入達到62億美元,超過《歌劇魅影》的60億,這就把后者踢下了冠軍寶座。這62億里有50億來自海外演出。美國《好萊塢報道》宣布,音樂劇《獅子王》成了人類歷史上所有形式的娛樂產品中最賺錢的。今天它仍在這個位置,而總票房數字已經超過72億美元,觀眾數超過8000萬人次。

        2
        成功的“秘訣”是:朱麗·泰莫
        1990年,舒馬赫是迪士尼動畫片《獅子王》的第一制片人,負責招募創作團隊。他去找著名音樂人艾爾頓·約翰為影片創作音樂,被拒了3次。“后來找了前ABBA樂隊的比約恩·奧瓦爾斯和本尼·安德森,他們也沒答應。前甲殼蟲樂隊的保羅·麥卡特尼也拒絕了。”舒馬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迪士尼制片廠花了一年時間,直到1991年11月,舒馬赫最終坐在艾爾頓·約翰家客廳的沙發上,翻著書給他講故事梗概。

        1994年電影《獅子王》公映,非常成功。很多青少年通過它才頭一次聽說莎士比亞和《哈姆雷特》,艾爾頓·約翰演唱的插曲《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》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獎,風靡全球。這一年迪士尼戲劇集團成立,作為華特迪士尼動畫工作室的下屬公司,由托馬斯·舒馬赫領導。


        華特迪士尼動畫工作室剛走出低谷沒多久。1966年華特·迪士尼去世后,迪士尼的動畫電影制作就似乎失去了魔法,直到1989年的《小美人魚》大受歡迎,迪士尼才算重回好萊塢制片廠的第一梯隊。《小美人魚》有兩首歌曲獲得奧斯卡提名,1991年的《美女與野獸》,三首提名歌曲,最終主題曲獲得最佳原創歌曲獎。

        音樂一直是迪士尼動畫電影的標志。“為迪士尼作品而寫的歌曲,在過去幾十年里成了美國流行文化重要的一部分。大多數美國人在年輕時聽到這些歌,它們在我們的集體意識中占據了獨特的位置。”2009年出版的《迪士尼歌曲百科全書》在序言中這樣寫道。

        1990年代中,迪士尼制片廠開始了兩項新業務:音樂劇和直接發行家庭錄影帶的影片。音樂劇首作是1994年上演的《美女與野獸》,電影音樂的作曲家艾倫·曼肯和詞作家蒂姆·賴斯為音樂劇寫了一些新歌。這部戲在紐約的劇評家那里評價一般,但在觀眾群很受歡迎,在百老匯連演了13年。

        第二部音樂劇就是《獅子王》。制作人托馬斯·舒馬赫給朱麗·泰莫打電話,請她來導演,泰莫那時還沒看過這部電影。“他(舒馬赫)在電話那頭笑起來。全美國恐怕只有我沒看過《獅子王》的電影了吧。”朱麗·泰莫笑著回憶二十年前,“一看完這部動畫片,我就想:如果把獸群狂奔的景象呈現在舞臺上,會非常精彩。”

        作為史上最吸金娛樂產品的出品人,舒馬赫無數次回答媒體對“秘訣”的追問,答案永遠不變——就兩個詞:朱麗·泰莫。“它跨過的每一個里程碑都在證明朱麗·泰莫的眼力和技藝。”舒馬赫說。

        動畫片《獅子王》在1994年就收得4.2億美元票房,可當時的朱麗·泰莫還是一個不為大眾熟知的藝術家,舒馬赫用她,壓力不小。

        朱麗·泰莫最想做的也是最難的:在舞臺上盡可能呈現真實大小的“動物”,而不是由演員戴上不同面具穿上示意的戲服了事。青年時在印尼、日本、新加坡等亞洲國家長期生活,朱麗·泰莫見識到各種類型的傀儡戲,這些知識積累幫上了大忙。在舞臺上用演員和面具、服裝、道具來表現動物,《獅子王》花樣百出的方式確實令人大開眼界。

        獅子面具頂在演員的額頭以上,既定義了動物身份,又不遮住演員的表情。獅王木法沙和弟弟刀疤的面具機關巧妙:演員站立時表現獅子更加“人物化”的平常狀態,而當它們兇猛地對峙,演員上身前傾近乎水平,頭頂的獅頭面具向前伸出,舞臺上是兩只活生生的雄獅。


        用面具、道具來表現各種動物是《獅子王》的一大亮點。(迪士尼戲劇集團供圖/圖)


        最小的動物是老鼠,不由人扮演,而是用皮影,投在舞臺地面的景布上,有印尼哇楊皮影戲的風格。獵豹是半人偶,兩條后腿是演員的腿,上身和前肢靠演員手中的長桿控制。犀鳥沙祖像是美國腹語表演中用的手控木偶,操控它的演員臉上也涂上厚重油彩,人的表情和偶的表情同時演出。狐獴丁滿也是由演員操控的木偶,演員在它身后,全身涂成綠色,在視覺上作為背景存在,這是借鑒了日本的凈琉璃文樂偶戲。

        多年的成功之后,舒馬赫可以得意地說出當年的想法:“我打心底里認為,要讓動畫片《獅子王》呈現在舞臺上,得重新創造獨特的戲劇語言。在面具、木偶這些語言上,朱麗和我是通的。我讀大學時靠演木偶戲賺錢付學費,我了解木偶這種語言。”

        3
        保持第一成了它的責任
        1998年,《獅子王》的第一個海外版就去了日本,和東京的四季劇團合作,直到今天仍在上演。“日本版的改編比中國版要容易。因為劇目本身就運用了很多日本傳統偶戲的元素。”朱麗·泰莫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“偶戲和面具,美國人覺得是兒童表演的形式,但在日本被視為高雅藝術形式,日本觀眾對《獅子王》的木偶、面具高度認可。”

        在費利佩·岡巴看來,迪士尼的音樂劇走向海外勢在必然。“迪士尼的故事是普適的故事。這些故事已經通過電影,在全世界以各種語言版本流行,音樂劇也就更容易推廣到各地。”

        迪士尼戲劇集團至今已出品九部音樂劇,自動畫片改編的還有《泰山》《小美人魚》《阿拉丁》,也有改編自劇情電影的《歡樂滿人間》《報童傳奇》,和改變自歌劇的《阿依達》等。

        英國音樂人菲爾·科林斯作曲的迪士尼音樂劇《泰山》,在百老匯演了14個月,賠了1200多萬美元,2007年停演。票賣得不好,而百老匯的音樂劇每演一周,平均成本是60萬-70萬美元。2008年這出戲的德國版來到有“歐洲百老匯”之稱的德國漢堡,卻連演5年,到2013年停演時,票房收入近2.5億美元。漢堡之后,德語版《泰山》又轉戰德國的斯圖加特。

        迪士尼出品的音樂劇,顯然最適合家庭觀眾。百老匯音樂劇的主力觀眾是游客——講英文的游客,尤其是美國國內游客。對于那些帶著孩子的父母來說,《歌劇魅影》固然名聲更響,但它的故事、音樂、場景,對孩子來說恐怕過于陰森。

        “迪士尼的作品基本上是帶給人希望的。這些作品肯定人生,避開消極絕望。哪怕是面對令人不安的主題,諸如種族間的不平等、環境的破壞,迪士尼的藝術家選擇的調子也是懷有希望的。”《迪士尼歌曲百科全書》這樣總結迪士尼作品受到大眾歡迎的原因。

        “迪士尼戲劇集團的觀眾,在全球每年有1980萬人次。這比2015年加州迪士尼樂園的游客數量還多,比佛羅里達‘神奇王國’的游客也多。”舒馬赫說,“一年前就在這間會議室,我向迪士尼集團董事會做這個陳述,他們都很詫異:全球現場演出的市場能有這么大?!”

        這間會議室在新阿姆斯特丹劇院的8樓,1990年代,華特迪士尼公司買下了這間破舊的劇院改造翻新,它也成為迪士尼戲劇集團的辦公場所。百老匯不太歡迎這種巨型公司來分他們小小的地盤,評論界對迪士尼的戲一直不說話,但好萊塢大公司特別擅長博觀眾的歡心。

        3月15日,在西51街格什溫劇院上演的音樂劇《女巫前傳》票房收入過了10億美元。故事講《綠野仙蹤》里那個綠膚色西方女巫的成長歷程,環球電影公司是這出戲的主要制作方。這是百老匯第三部過10億的音樂劇,也是速度最快的——演了12年半,而《獅子王》用了16年,《歌劇魅影》用了27年、2015年才剛跨過10億。

        2015年仍然是百老匯的好年景。41家戲院全年總票房13.54億美元,觀眾數1298萬人次,略低于2014年的13.62億和1313萬人次。年度收入頭三名依次是《獅子王》《女巫前傳》和《阿拉丁》,都是好萊塢大公司的產品。

        根據紐約戲劇行業協會“百老匯聯盟”的調查數據,百老匯的戲劇演出及周邊產業,每年給紐約市帶來120億美元的收入。

        “2016年百老匯的觀眾人數將超過1300萬,也就是超過紐約所有體育賽事的現場觀眾總人數。”舒馬赫說,“來看演出的人要吃飯,要停車,要打出租,要住酒店……不管在世界何處,劇場都是一個帶動消費的中樞。”

        2月11日,迪士尼戲劇集團剛剛宣布,音樂劇《冰雪奇緣》將在2018年登上百老匯的舞臺,與《獅子王》和《阿拉丁》并肩。2013年上映的這部迪士尼動畫片,全球票房13億美元,目前是史上收入最高的動畫電影。按照迪士尼戲劇的慣例,這部新劇會先在百老匯以外試演,然后才正式入駐百老匯。試演時間已定在2017年8月,地點在丹佛市演藝中心的比爾劇院。

        明斯科夫劇院的舞臺上,奪取了王位的獅子刀疤把犀鳥沙祖關進囚籠,沙祖無奈地唱起“Let it go, let it go……”觀眾都笑了。這首因為動畫片《冰雪奇緣》而家喻戶曉的迪士尼歌曲出現在這兒,就像中國相聲中的現掛。導演朱麗·泰莫也不知道演員唱了這首歌,“這個地方唱的歌常常換,有點即興。有時候選的甚至是有點唱濫的,有點嘲笑迪士尼的歌曲,這樣效果反而不錯。”她告訴南方周末記者。

        “我認為音樂劇已經不再是站在《獅子王》電影的肩膀上了。”《獅子王》成為史上最賺錢娛樂產品后,托馬斯·舒馬赫曾對媒體說,“它已自成一體。保持這個位置變成一種責任,你得不停地去想怎樣調整,怎樣變化。我喜歡這么一句話:‘最好的肥料是農民的影子。’你得在那兒,你得時刻盡心管好你的地。”





        本文歡迎微信公號轉載。如希望轉載,請在文章前注明:本文首發于南方周末,微信號:nanfangzhoumo。


        在這里讀懂中國
        南方周末
        微信號:
        nanfangzhoumo




        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视频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心月网